云木里

慢慢来就好。

休息日

#ooc归我
#日常向

难得的全off状态,莺眸的青年却还是照例起早了。Gravity的人就是起的晚,这已经是官方认证的了。青年想着不由得扬起唇,果然是队长气质影响全员吗?当然,这不包括自己。
所以今天早晨真的是相当宁静了,弥生春窝在共享房间里的沙发上,曲指拿起杯柄吮了口热茶。不出意料的,眼镜片上染起了层薄雾,但他似乎并没有擦拭的意图。
“哈。”稍热的茶水漫过喉间,淌入胃里,是种说不清的舒服。弥生春小声地叹慰着,莺色的眸微微眯起。

今天Gravity的孩子们可是久违的休息一下了呢。始的话,作为爸爸,啊,不,作为队长。睡懒觉的时间倒是比以前大大缩减,但是,国王大人却是极少会把疲累这方面的状态表现出来,他天生便应该是一个领导者。从旁人的角度来看,游刃有余。给怎么说呢,不愧是散发着王之气场的男人吗?
葵是黑组的良心,不管是哪方面都很让人省心。失恋red什么的,总觉得很厉害,啊哈哈!年下组到现在也是安定的绑定状态,说相声怎么说也是一种天赋……

耳边传过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弥生春眼尖地瞄向门口,那只惊动了人的黑绒的大兔子猛地炸毛逃命似的跑了。

“啧……又没说要给它洗澡,我到底是什么形象啊……”弥生春无奈地揉了揉头,摘下眼镜擦拭镜片。

“嗯?啊!小心!黑田你跑慢点……”
清亮的嗓音伴着脚步声渐近,弥生春朝着来人扬了扬手。“早上好,葵不愧是黑组的良心呢,起的真早。”
“良心啊……真不好意思。早上好,明显是春桑起的更早嘛。”水蓝色眼瞳的少年说着展开一个笑容。
“毕竟是这么漂亮的晨间时光,而且我也没有晚起的习惯。总得来说,好好享受休闲时间。”弥生春看着这王子一般闪耀的笑,眨了下眼。伸手倒了杯热茶递给走近的少年。
皋月葵接过抿了一口,顺势坐到一边的沙发上。
热腾的水汽竖直向上蔓延扩散,皋月葵透着水汽望过去,心下感叹,春桑真的有一种大哥哥的气息,温柔、可靠,并且,令人仰慕。

“始桑还没起来?”
“国王大人昨天很晚才回来,嗯,大概,将近零点?进度排的慢,最近是一下子忙了起来。”弥生春苦笑着,又似乎想到些什么,口吻带上些揶揄:“像是新的话,有草莓牛奶作为诱饵,相信是会光速起床的。”
“这么想想,确实是新的风格啊……”皋月葵无奈地笑着,“始桑最近是真的很忙呢,感觉很少能对上时间聚在一起。春桑作为始桑的搭档会有被打断节奏的感觉吗?”
“嗯……一开始会有些点茫然?但也算是很快的适应了过来,嘛~不适应也不行呢。”弥生春顿了顿,缓声“……可是得跟紧国王大人的脚步,不能被丢下呢。”

皋月葵理解地点了点头,就像是他自己和新,他也总会感叹自己的幼驯染是真的很厉害,有着鲜明的风格色彩、能够很快的接受新事物、对新的挑战不慌乱,如同不会出现紧张的情绪……要是不好好的跟上,大抵也会有种寂寞和不甘心吧。

春桑和始桑的情况与自己和新又或多或少是不同的。
自己和新是幼驯染,很多事情上是会互相影响到双方的,这点,自己也是有所察觉。决定稍大点的事时,回下意识一起探讨,听取对方的意见。报考大学的时候也因此,差点互相告知意向的学校。
一定要拿什么作形容,这大致就是一种依赖了,一种依赖成习惯、成自然。一方与另一方,无论谁走在前,都会有所等待。

这么思考着,始桑和春桑的情况确实就有差异了。始桑不管做什么都很认真,力求做到自己的极限,目标清楚,因而也不会有停滞……这,或许也是一种默契吧——
不等待,只是知道且坚信另一方会跟上,为此,一直向前。

皋月葵水蓝色的眼底染上笑意,他将手里的茶水饮尽,暖暖的。
“唔……”突然间就更加仰慕春桑了,要一直坚持可不是说说就能做到,更况,目标是始桑?
“不过,这会让人进步呢~”弥生春突兀的带上点抱怨的语气,“话说回来,以前去学校时,偶尔也会在路口就碰上,那家伙每次都是边打招呼边继续往前走,得加快脚步才能跟上呢,真是的!不过……从背影到并肩这种事情,每次想想,都会有种,哇哦~不可思议!的感觉。”弥生春抬头看向窗口接着出声,“大家能在一起,真好~”

“唔……从背影到并肩,吗。”皋月葵将视角转向门口,眨眨眼睛,“是啊,真好。”

睦月始是在烦躁的情绪下起的床,是春吧?就是这个家伙吧?不然这一堆毛茸茸的东西是怎么回事!
花了些时间整理,总算是把这堆东西弄到了那家伙的房间里。看来是终于到了该和春切磋切磋的时候了么?
原本是抱着这样的心情来到公共房间的睦月始,很不顺心的巧合地听到那个有着软绵绵头发的青年的话,一下子郁闷了起来……

“……这次就放过他了。”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