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木里

慢慢来就好。

睡梦【一】

#ooc归我
#除妖师始、春
#其实它是日常向,要相信

“……嗯……”
怎么回事来着?是、是什么?似乎不对……
“……春,你……”
有些杂音,是在说我吗?等等,等等,先别开口,让我理清一下。春、春……对了,我是春,我是春这个人。

“春?在走神?”
对面车卧上的男子直直地望过来,弥生春抬头对上眼神的那一刻,呼吸一窒。那双眼瞳太有震慑力了,虽然这是个荒谬的想法,但他真的认为自己的心跳狠狠地漏了一拍。
若不是那双眼瞳里透出担忧的神采,弥生春绝对会下意识逃开,这个人很危险。不过,还好,那是他的搭档,他可以毫无防备的将后背拜托给他的搭档。
莺色眼眸的青年稍低下眼睑,像这种无意识的眼神碰撞实是有些惊心动魄了。他动了动嘴角,扯开了一个笑容,青年觉得,难不成是这几天太累了?不停的晃神。
“没事,始,不用担心我哟。”

那个王样的男人当然不会就着这样的说辞停下询问,他的眉头蹙起,“真的?你手里的纸巾快被揉坏了。”
“唔,别这样,国王大人皱眉的样子太有震慑力了。出来旅……游历可不能保持这样的气氛。不过,被始担心,我还是有些受宠若惊啊~”
这次他却是抬头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他知道,这个男人就是别扭,明明,是一个这样温柔的人。
莺眸的青年略一收手,掌心里的冷汗让他一顿——该好好休息了呢。
“真的真的,没事了呢。”莺眸的青年真诚的强调。
“……不是什么国王。你没事就好。”睦月始听着对面人这般的语调,停下思考,这家伙现在倒是真的很好。
睦月始再次打量了下青年,心下确认,也就不再询问。他的搭档,一直以来都是个圆滑的家伙,许多复杂的东西,也能做到融会贯通。这是一份舒心的助力,虽然,这也使得他有些时候也不知道春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始,这次的目的地可是有着‘天空城’的美称,两面环山,中间一条河川奔流像是划开山脊……当然,这么出名的地方就必定有其特色,如同它的美称,它是实实在在的天空城市,嗯……不是浮空的城市,是有着铁缆架在南北两座山脊上,乘坐缆车从高空望下……!”莺眸的青年停下他兴致勃勃的解说,脸色猛地沉下来。
“从高空望下一定很壮观,很刺激。”睦月始挑起眉头,拿过人手里的杂志,缓缓地接述眼前青年截断的话语。他承认,他是有些恶趣味了,但是他确实喜欢极了欺负他眼前的青年。长年的相伴,四处游荡,他十分清楚春恐高,明明是一个对着鬼怪都能面不改色的家伙。现在看见人的神色,他毫无压力的笑开了。
弥生春抿了抿唇,无视搭档满满的恶意,思量了半天苦笑着开口:“嗯……我们不会去坐缆车,对吧?”
“来都来了,不体验下这里的特色可不行哦。”
“……”

伴着提示音下了站,即便是在路上变幻的景致里感受到了即将到达的目的地的繁荣与华美,可当真真实实踏上路面的时候,就又是另一番风味了。
大片采用奈良时代风格的房屋,以及典型的浮世绘装点的障子长廊,莺发的青年此时倒是忘了对高空的恐惧。余光注意到街道、长廊、屋阁四处缀满了杏色肉桂色的花卉,在柔光下一同簇在一起,心下暗叹,真不愧是名胜之处,就算到达的点钟是在黄昏,却也仍然只显华敛不显颓凉。
最近处酒屋里跑出一个穿着鹅黄色印花和服的女孩,衣角上印的月季同景致里的花卉融成一体。而后走出个稍年长的女性,中心部分的发夹到脑后,两侧的发盖住耳尖,脑后的长发系成一个复杂的蝴蝶样式。她站在那跑开的女孩身后单手抬起用长袖遮住面颊,轻声叫唤,长袖上暗色调金盏菊的纹案合着面颊显出股温婉的风味。她见着耍闹没个模样也不恼,面上带着笑意款款的回了里屋。
这儿确实是个慢调子的好去处了,莺眸的青年扭过头看向身边的人,那人的眼瞳里装载着他处的风光。
青年在人不解的神色里低声笑着。
无论身处何方,亲近的人在触手可及之处,便是最美的光景。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