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木里

慢慢来就好。


#ooc归我


#不知名猫种始,记者春


为了工作赶了趟车,并且再一次熬了夜,眼圈处红红的,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对于记者这项职业,弥生春并不感到麻烦,相反的,这份工作恰恰好适合他——迎合了他有时候被称为八面玲珑的特性。

八面玲珑什么的,有点无奈啊。


他和家人的感情很好,家人们对他的工作很支持,但也会担心他一工作就停不下来就是了。

工作的事情上已经十分的熟练了,前辈能够安心的把任务交给他,后辈的话意外的被仰慕了。


弥生已经搬出来住了,是租的房子,暂时没有必要有长时间的居所。但也有养宠物,因为工作的特殊性,时不时的也得把宠物寄养在爸妈家里。

上一次出趟班,回来的时候黄莺ホケキョ君就在他的头上窝了好长一段时间。

这么想想,没有好好照顾它们,会有点愧疚呢。


“喵。”


低低的叫声传进来,是成年猫咪才有的调子,少了几分柔软多了几分磁性。


“早上好,King。”


这只猫咪国王算是这次回归的意外之喜,在回公寓楼的路上遇见的。就像是在巡视自己领土的贵族一样,悠闲的出现在路边盯着一坛花圃看。

从毛色和瞳仁上来看,一眼就知道是超贵重的猫咪了,和流浪猫一点也沾不上边。也不知道是哪户人家养的,就这么让它跑出来没有关系吗?


黑猫从窗台上灵巧地跳跃到写字桌上,十分贴心地避开了稿件。


唔,就是这样的猫咪,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但周身的气质就让他忍不住脱口称为国王了,当然,其中也有这只猫在听到这个称呼的时候有趣的反应这个原因了。


虽然只是遇见后两三天,国王大人就开始会来拜访他了,已经是熟人了呢。


大多数时间,国王大人都是安静的在这里午睡。这让弥生总是会苦笑着想,之所以经常来拜访,会不会是因为这里是一个午睡的好地方呢?


“工作算是告一段落了呢,接下来可能会轻松很多。闲适的时间倒是不必苦恼了,最近沉迷于外文书,一点点理解下来,知识量……啊,不知不觉就说了这么多呢,总之,可以得到很好的放松。”

说到这里,弥生春就笑了,将眼镜摘下来放好,“想要听听我弹钢琴吗?”


“……”


高贵的猫咪跳进人的怀里,这就算是回应了吧?


出乎预料的,在短暂的一星期休息后,弥生春就踏上了另一班车前往下一个城市。当初选上这一份工作时就是看上了它的多变性,随时都会有新的机遇。弥生春坐在列车上,匆匆忙忙出来,他还没有和国王大人打声招呼,如果明天它再来就只能碰一鼻子灰了。下一次回来也应该要过去一个月了,它会忘掉自己吗?据说猫咪的记忆力很好,但是或许在猫的眼里,人类都是差不多的呢?


怀着这样的复杂的心情,不知不觉间羁绊已经这样深厚了。


“……唔。国王大人?”


没有想到的事情,回到这间公寓,相同的时间,相同的地点,只是有些东西已经不同了。


黑猫踱着优雅的步子到他脚边。


“可以理解为是在等我回来吗?”


蹲下身子伸手抚摸着猫咪光滑的皮毛,应该是稍大型的猫种吧?看体型似乎又大了些?


“……喵。”迟了些才等到回声,黑猫歪着头伸长颈子任人抚摸,两只眼睛眯起。


“哈哈,下次不会不辞而别了。”


“喵。”


那只高贵的猫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他们一见如故,就像是多年的好友。

不需要明确的约定,离开与不离开都成为一种常态。

它会在他工作的时间一只猫安安静静的等待,喜欢伏在他的身上午睡,总是干干净净的,关于国王这个称呼会炸毛,甚至会给他一爪子,却也十分小心,会在爪子落下的时候收起指甲。


弥生也知道了它的名字,始。在偶然的一天朗读一篇诗歌时,那只猫轻声地应了。


又一年的春天,弥生带着猫咪拍了一系列的照片。

其中最为满意的是一张他和它在钢琴边照的相,猫咪安静的趟在琴架上歪头蹭着他的手掌。


“我的朋友,始,今后也请多多请教。”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