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木里

慢慢来就好。

晚安系列.1

#ooc归我

#机械师叶修,机器人周泽楷

“公历2018年5月28日,编号A2671568战斗型机器人周泽楷,重启成功。”
即使习惯了每次重启都是新的环境,周泽楷还是愣了一下,也不能这么说,机器人是没有“愣”的反应的,这是运行超速罢了。
预计的结果有实验室、销毁站、机密室……独独没有这么、这么平常的起居室。
几率太低了,容不得他多想。
虽然这个起居室里有些超规的机械,但也不算是平常人不能有的。
有脚步声。
周泽楷精准的将头转向门口,正常情况下,这时候该紧张下,不过机器人没有这些多余的东西,当然,这种东西作为一个机器人也是不应该、更不允许拥有的。

“哟!小周醒了啊!不错不错。”

进来了个穿着随意的男人,初步判定没有高战斗能力,属于易碎品。

“你应该销毁我。”

对面的人点了根烟,将机器人身上的输能管拆下,笑笑。
修得不错,就是有几个洞没能找到合适的材料补上,看着有点触目惊心。叶修按了按缺口处,大概要缺失点什么的数据了,后期观察处理一下就好。

“我是叶修,职业机械师。今后你就跟我了。”

周泽楷不懂,既然这个人类是机械师,甚至还能修好他,那就必定能够检测到自己所拥有的致命缺陷。
他并不遵从机器人三大定律。
这意味着,他可能会攻击人类。
这意味着,这将会是一个新的开端。
不能让这一切成为现实,他必须被销毁或者重造,机器人不能有自己的思维,但必须有定律规则,错误应该改正,这种事情平常再不过。
而用人类的的词来形容,销毁或重造,是等意于——死亡。
只是不想被拆成乱七八糟的零件。
只是不想死亡。
于是,他逃了。
逃,没有目的地的逃。
就到了这。
或许……这个叫叶修的人类是想要利用他这一缺陷进行些地下操作也不是没有可能。
人类会将自身的利益尽可能的最大化。

身为最新型号战斗机器人,拥有极高性能的超脑,虽然运算速度不一定是最高的,但也差不到哪去。硬盘中的资料在战术技巧等方面涵盖量大,能称上一句现阶段最顶尖的了。
在战场上,半分的计算错误都可能导致一场战斗的转向与成败。像这种不成熟的错误一旦发生,其后果无法估量。
于是,一步步的前进直至当下,研究出了他。
然而,就是这种精密的计算与掌控技巧,现在却用来做菜。
是的,做菜!
周泽楷执着刀将菜精准的切成两毫米薄度,悉数放入油锅里。
叶修的做法在他眼里毫无逻辑可寻,他是清楚自己的价值的,这种时候,无论采用上交或是私下拍卖的方法,都是一本万利。
这个叫做叶修的人类,哪种好方法都没选,偏偏就把他私藏起来了,还是那种也不懂得发挥最大价值的私藏。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超脑可能在逃亡中损坏了,运行总是卡慢,但数据显示,他的零件除去损毁的都很正常。
面无表情的想着,周泽楷把菜铲好放进盘子里。
现在他能发挥的作用,就是被迫输入了的——保姆程序。

“该吃饭了。”

“……啊!小周,等等啊,我再研究会。”

机器人认认真真的站在一旁盯着工作狂,叶修感觉有点寒毛竖起。
如今的机器人,是越来越仿真。从前机器人的“眼睛”,都是显示屏。后头,科技发达了,就要追求美感,全部拟人化。被这么一双毫无波动的眼睛盯着,凉飕飕的。
别说,有个机器人管理,他的作息都好了许多。要在以前,昼夜颠倒都是小事,几天不吃不睡都有过。
扛着压力磨好手里的零件,叶修呼了口气。想来根烟,又想到前不久因:身体健康才能继续研究工作这个理由,给收了。
叶修有些郁闷。
但道理实实在在,还有小周一大堆的数据证明。

“成了!吃饭。”

看着这个不修边幅的男人乖乖的做到桌边吃饭,小周的眼睛闪了闪,不置一语。

叶修吃完最后一口,朝旁边的小周招招手。
“小周啊,来,带上这个。”
嗯?牌子?
叶修笑了笑,“我可算是私藏,看情况,得是个大罪了。总得有个准备以防万一嘛。”
这人原来还有犯罪的意识啊……还办了个假证,周泽楷扫描过手里的东西,在“保姆型”三个方体字上停驻了几秒,勾了勾嘴角。
他没意识到,这个情绪化动作是作为一个机器人不应该有的。

整个市场没点声音,不清楚的,会以为这个市场营销不好。
假如是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
这是个非常常规的菜市场,不同之处在于,这里几乎都是机器人。像现在都没几个人类会自己出门买菜了,零零散散的琐事都交给机器人进行。
挑选,转账 。
安安静静的,机器人不会不守秩序。
周泽楷大概能有幸的成为这里第一个观顾并且还买了菜的、战斗型、机器人了。
一下子收获好几个第一,周泽楷,没有反应。
路过一个“同为”保姆型机器人的身边,周泽楷认为需要取取经,从战斗型过度到保姆型,他还需要好好学习。
“你好。想请教一下。”
那个保姆型机器人动作一顿,“你好。”
“请教照顾人类。”
“《机器人照顾人类大全》这本资料不是应该在制造开始就输入了?”
尽管机器人运用了疑问语气,却并没有升降调,语气平直,然而,这是再正常不过了。
“是的,但每个人类都有不同。”
“……”
机器人不出声了,像是在组织语言。
“更新程序或者观察积累,我们拥有学习能力。”
周泽楷点了点头。
该回家了。

警示声在体内不停断地响起,周泽楷择优选择了提速,零件松动,快散架了。
高速的运动使得零件发出机械间摩擦的噪音,周泽楷拽紧了手里的袋子,只剩下8分32秒了,时间上,来得及回去。
周泽楷忽视风从身体上的洞穿过而响起像是故意搞笑的鸣啸声,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目标地点站定。
利落的开门走进屋内,说不出的感觉,周泽楷不知道。他甚至可以空出时间静静地看着这个熟悉了的地方,除了大门是锁紧的,房子里其他的门都是大喇喇打敞开的。周泽楷斜眼瞧见侧房里一个忙碌的身影,调整了下自己的频率。
知道叶修听见了开门声,叶修像是十分放得下心,毕竟有钥匙的只有叶修和他,头都没抬一下。

“叶修。”

冷冷的带着金属音调,是属于小周的声线,其实每个机器人的音色起伏都或多或少不同,叶修有点奇怪,平时周泽楷是不会叫他的。他扭过头瞧,这一瞧,心里“咯噔”了一下。
作为一个职业的机械师,哪看不出来周泽楷现在的情况不大好。
急忙撒开手里未完成的零件跑过去,叶修打算在周泽楷倒下前接住他,机器人身上关键部位都是些精细的东西,可不能磕着,东西贵且不说,有些还是常规买不到的。
那个人在……紧张?
周泽楷没什么感觉,身为机器人,肢解也不会有痛感。他计算着人跑过来的速度,找准角度,直直地倒下去。
整个上半身压在叶修的身上,仅仅只需要低下头就能看到人的颈动脉。本质上,周泽楷还是一个战斗型机器人,他知道从这个角度杀死人的无数种方法。人类很脆弱,他们承载了智慧的重量,脆弱,是代价。

突然有所感应,周泽楷将目光移到叶修的面上,看起来……囧囧的。

叶修爱笑,呃,有时候看起来很欠扁的那种笑。而这种表情却是极少数,周泽楷有些不解。

叶修有点想笑,又有点无奈,这几天都扑在重造零件上了,忘了原有的零件需要定期固定。
嗯,他的错。
眼下却是……他原本该扶住小周的,只是,还没扶住人,右手就从小周左肩上那个较大的洞上横穿了过去。
一个谋杀场景——叶修脑里这个念头一闪而过。

顿了顿,回到正事要紧。只是零件都散了而已,最多耗些时。这么思考着,叶修脸上又带起了常有的笑。

“小周,你得省着点,咱穷。”

这夜是注定没有晚餐了。
叶修没有拖拖拉拉的习惯,在拼接小周的之后,顺带着把造好的新零件装备好。
这个工程听起来就是找准位置拼接,做起来却极耗时间。
断断续续做到将近零点,叶修澡也没洗直接躺倒在床铺上闭上眼。
周泽楷轻声给自己接好电源,站在叶修的床边屈膝坐下。
再度扫描过身体数据,叶修的手艺不错,就是审美不行,肩膀上一大块的青色零件拼得跟抽象画似的。
周泽楷抿了抿唇。
床上的人翻了个身正对着床边。

“没问题?”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应该销毁我。
“嗯,放心吧。”
“……罪犯。”
“呵呵,小周啊,是共犯,要连坐。”
“……嗯。”
“晚安。”
“晚安。”

#2018.生日快乐,叶修。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