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木里

慢慢来就好。

短信

#ooc归我

#骗子春,地方执行官始

.01

“昨晚将近凌晨,西五区一辆出租车上发生勒索事故,所幸当事人无碍。”
“前天下午四点三十一分接到一起诈骗案,地点:西五区。”
“晚间八点十七分,又一起诈骗案。”
“大前天……”

一手将文件重重地拍在桌上,王样的男人往后退一步,直直倒在靠背椅上,背上较大的冲力让他缓了下神。
棘手,对,棘手的事。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犯罪的人明显是一伙的,没有确切的时间犯案和手法,说明这伙人有自信也有点实力。啧,出事地点除了西五区这个模糊的大范围,就没有相似之处。
案件都是当天发生当天报案,案件小但数量多,没有做任何掩饰。时间上,紧凑在一起,连续不断。排除其他因素,极大的可能,这是挑衅,对地区执行官的挑衅。
抬手揉着眉心,拿张纸反反覆覆得斟酌也没个头绪。这几天的案子积少成多,再加上没抓到犯人,怕是人多口杂,地方执行官的威信也要掉几个层次。
桌面上的咖啡凉透了,喝起来更苦,睦月始蹙起的眉头松开,这味道倒是更适合现在的他尝尝,清醒清醒。

.02

也许是该亲手调查看看,睦月始不是喜欢等待的人,他更喜欢行动。
在软件上随意叫了俩的士,要调查总得是私底下,低调行事。
“您好,睦月先生!的士已经在您指定的十字路口上了!”
消息很快,睦月始朝四周瞧了瞧,没有一样的号码……倒是,有一辆车的号码挺像,少了个字母。
“先生?有什么疑问吗?”
“到了?”
“对!”
睦月始明白了,再是正规的系统也有遗漏之处,像这种也不好一一查办。当然,也有一下利用顾客不细心而犯案的事情。
有这么巧,刚调查就碰上?
没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开了车门坐进去。
“睦月先生,往哪走?”
“四处逛逛。”
青年清脆的音色带着几分笑意。睦月始朝司机看过去,夜色的阴影打在他的身上,不真切。
看来不会是意外收获了。

.03

“叮——”

06:36

你好,亲爱的先生!今日强力推荐2316道西南角的小吃店,特别建议“樱花雪冰”,值得一试哟~

昨天的调查没有任何结果,草草了事。回到家都是凌晨了,他甚至还做了个恶梦。于是,心情不大好的起得早了,在然后,就收到了消息。
设定的熄屏时限很快就到了,屏幕漆黑一片。睦月始有些愣神,作为地方最高执行官,他的私人号码是不公开的,像是特推宣传活动之类的更是没出现过。

有问题。

.04

一个月了,整整一个月。除了他手机里不定点每日一条的消息,没有一点风吹草动,静得不可思议。
睦月始都有些觉得可能就这么平静下来了,但他更担心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叮——”

16:34

您好!这个时间的您一定是饥肠辘辘,今日推荐3782道口的面汤店,虽说是家小店,但制作的面汤却是口感极佳……

面汤?
好吧,试试。

.05

不愧是下班的时段,别说是上地铁,就是接近地铁都很难。
男人静静地看着地铁上涌上来神色各异的行人,莫名的笑了。因为连续不断的消息就有点上心了吗?他确实是这样的。不全部了解就是不放心。如果仅仅只是一条推送消息,就当是缓和心情好了。

“各位乘客请注意,各位乘客请注意,地铁将推迟出发,也请乘客安心等待。”

出什么事故了?
睦月始蹙起眉,广播员没说明原因,或许是什么小事不值一提,或许……就是什么大事,怕乘客慌乱。
没等他细想下去,身侧的一人就撞到他的肩头,带着一股奇异的味道,不香甜但……令人在意。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个……人有点挤……”

带着疑问看了眼人,是个看起来很柔软的?青年。只是第一眼,就很让人有好感,这在社交中很有力。
“没事。”

没有再交谈下去,睦月始还在注意着四周有没有之前的那股味道,真的,很奇怪。
就好似他的错觉,什么都没有。

他稍稍低下头嗅着,不经意间似乎有谁的手肘划过他的脊背。
不好!难道是……

他突然想到一个可能,假如刚刚的味道是那个青年身上散发出来的,假如这是一些乘车上惯有的某种手段……

猛地转身想要抓住那个青年,却只来得及看见那个青年莺绿色笑意盈盈的眼瞳,随后青年便退步隐没在涌动的人群中。

反手接住背上滑过的东西,睦月始一愣——毛绒兔子?

至于被碰过的东西,没有。

“叮——”

16.54

您好!这个时间的您一定是饥肠辘辘,今日推荐3782道口的面汤店,虽说是家小店,但制作的面汤却是口感极佳……

第二次的消息?

.06

心事重重的下了车,看来一切都不是偶然。而事情的更深处,怕是要到那家面汤店才能明白了。
开了店门,客人不多。
斜阳从窗子边打进来,气氛很好,零星的几个女顾客悄悄地打量着他,神色有些激动,其中的另一个边和女伴说着视线却落在另一处。
顺着视线看过去的地方,那个莺眸的青年微笑着朝他眨了眨眼。

“睦月始。”
“弥生春,真名。”

弥生春是很高兴的,终于,是的,终于。
“睦月先生,很高兴能和你交谈。虽然这个过程有些长。”

“一月前的案子、的士司机、每日的推送消息。是你。”

睦月始盯着人看,没有丝毫觉得不礼貌之处,缓着的声调使他显得更具压迫感。

“是的是的呢~也是无奈所为,嘛,如你所说的,我是个骗子团队的,而现在……我希望能脱离组织过正常的生活了,你懂的。”

压低了声线,莺眸的青年笑着任人打量。

“这个地方……”
“算安全。”

睦月始摆了下手,示意继续。

“组织里的手段,其实我都演绎过了。比如出租车上……通过一些方法得到他人的信息用短信欺骗,总有一些人会……”弥生春顿了顿。
侥幸心理,睦月始在心里默默补上,虽然这个方法很常见,但,实用。

“再有就是迷幻香……”

.07

有了内部人员名单和行动详细信息,要捕获一行人可以说是顺利至极。
就在昨晚抓捕了最后一人,而弥生春……睦月始低下眼睑看了看手机。

“叮——”

10:13

今天气温回升,最高温度27摄氏度,最低16摄氏度,大风。出门请穿好外套。

直接按了关机键,王样的男人心情很好。披上外套,该出门了。

“先生先生!请一定要试试这款最新型的去污膏!保证深度去除您毛孔里的污渍,效果超群哟~”

“不……!”

手忙脚乱之下被擦了一脸的东西,睦月始有些无奈。
抬眼看清楚那个可恶的家伙的时候,那个家伙还举着一手的护肤品……

睦月始挑了挑眉,朝着人伸出手。

“哈哈……唉?啊!痛痛痛……我错了!国王大人!”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