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木里

慢慢来就好。

幼驯染


#ooc归我

一天长时间的训练行程安排下来,站在睦月始的主观立场上是很满足的。时间被填充满档,一切都循序渐进,不空虚,这是他的生活。
他刚回来,发胶也没洗掉,身上是件新商品的宣传衣物。整个人横躺在沙发上,半条腿弯曲立起架在一端,衣服腰摆褶皱在一起。
这么不稳重的样子不像外面的他,却是真实的他的一部分。
忙碌的日子很好,大脑一刻不停地扑在喜爱的事物上,久了,休闲的时刻也是不可缺少的需要参与调节。
夜晚,恰好就是这么一个调节疲劳的时段。

“叩叩。”
“请进。”

那个有着一头柔软头发的青年是伴着一道绵长的香味进来的,睦月始有时候会很不理解这个青年。时间在这个青年的身上作用力似乎还不够,让他一直保持着一种奇异而又协调的温柔感。再或者,是时间的作用力在他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使他的菱角也显得柔和。

“睦月君~”

就着斜躺的姿势接过莺眸的青年手里还冒着热气的茶杯,王样的男人并不打算去遮掩自己的懒散,没有必要。

“……你真的很喜欢这种奇怪的称呼啊,春。”

“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时候呢哼~”

第一次见面莺眸的青年就是笑着的,带着一股吸引力,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亲近。睦月始回忆着抿了口茶水,这个家伙——确实像明春三月一样,不淡色。

而一切尽于不言。

“孽缘的开端竟始于一颗球吗?”

弥生春坐在侧椅上拨弄着一个曾经他用来捣乱的兔子的耳朵,那是一只有着一月代表色的眼镜兔子。面上依旧笑着语气愤愤,“唔……在这时候就会出现的吐槽,好过分!”

“要是像新和葵,或者,阳和夜是幼驯染的情况呢?会有所不同吧,对吧。”

像这种假设么,嗯……提前的孽缘。睦月始扬起唇,这种假设,他不讨厌。

“要是这样的话……作为哥哥的我可会好好的保护好你的。”睦月始放下茶杯,伸手摘下弥生春的眼镜捧在手心,神情认真。

“不!”

莺眸的青年苦笑起来,显然已经习惯了眼镜本体大于自己这个奇异的不等式。

像是看够了对面青年的无奈,睦月始将眼镜放到青年的掌心。

“或许,会提前听到你和我说些细节上的小事情。像是只有百分百纯度的饮料,才能印上半切开的水果之类的。”

王样的男人缓声谈着,将视线对上对面摘掉眼镜后更显得柔软的青年,语气带着点调笑的意味。

“huru……o to- to?”

握着手里的眼镜,刚消化好国王大人话里的夸奖意味,受宠若惊的感觉还没散。就接上了这样会露出小孩子气的始,真是……有些抵抗不了了。弥生春明显的愣了愣,顺着王样的男人的最后一个音节十分配合的答声。

“ ni  san~”

“……”

“唔!害羞了!哈哈~”

“……”

#据说没有出现铁爪功

#不停地再更改文字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