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木里

慢慢来就好。

两地

#ooc归我

弥生春接手一单广告去了隔省。

他是大家公认的性感且知性的男性偶像,而这是单很适合他形象的服装广告。

一起出道后,他们就很少遇见会有长距离、长时间分开的特殊时段了。

搭档的两个人分开,有些时候就会培养出一种道不清的滋味。
比如长时间有一个人在耳边念叨念叨,哪一天突然间消了音,等发觉过来,一时间就是不适应。
这也不代表他们要像连体婴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只是相处久了,自然而然的,磨出些许互相的习惯。

头一天夜里,弥生春打了趟电话过来。

没有任何主题地闲聊着目的地如何如何,从天气讲到交通,从美食跳到人群,再谈谈沿途遇见的小事情,无所不至。

这通电话不长,绝大多数都是春在讲述,或多或少加上睦月始的几句简短的回应,却意外的很充实。

长长短短的讲述,隔着一条边界线,隔着时间和空间,一通电话的事,神奇的,似乎有什么又一样了。弥生春有这个能力,让许多情况变成他们相处的常规模式。

“像是有种小别胜新婚的感觉呢,始。”在摄影棚里忙里偷闲的青年拉了下领结,小小声地打趣着。

在接收无线电的另一头,王样的男人缓下脚步愣了愣,低着眼瞧着将抽出的一张组合CD放回柜子。

“春。”

“始?”

“好好工作。”

“是!”

回程的时间,因为一场倾盆的大雨耽搁了。

弥生春打电话给搭档的时候,睦月始刚好看见窗外划过的第三道闪电。

“要改行程安排了?什么时候回来?”

“哎哎哎,是想我了么?www”莺眸的青年眨眨眼,将手头的一个特产塞进旅行包,嘈杂的雨声并没有掩盖他轻快的音调。

没让那个有些别扭的男人接话,他笑着继续说下去,“我的国王陛下——我有点荣幸啊!”

失了真的音色隔着屏幕逐字逐句蹦出来,就算不用双眼去看,单是想想也知道那个青年正用着什么样的表情在对他说话。
后来的春总说他的周身聚集着无数的仆人团队,却极少看看他自己不也因为天生的交际能力强,却又不让人觉得太过于圆滑出处事,而混迹于一个又一个大小团体中。
这个青年比他小这个消息,也是后来得知的,他着实惊讶了一下——毕竟他真的很让人安心。
这就怪不得他不把他当年下看待了。
总得来说,一个讨喜却容易犹豫的怪家伙。
一开始也没有想到,会交织成现在这个模样吧?
而,这个青年,现在和他一起成长着。

“春……”

睦月始想说些什么,熟悉一阵的音乐调子从一旁响起,斟酌着,他没说下去。

“唔!始那边……在播放同一则广告呢。”

被这样的巧合惊讶到,莺眸的青年挣大了眼睛。两个不同的地方,遇上一样的事情,两股声调碰撞交和在一起,就这么听着,有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

微妙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下来。

睦月始瞟了眼屏幕上的广告,动了动唇。

“早点回来。”

“身为搭档的我,突然间好开心。就是这样的喔,始要像我一样好好的表达想法呢~”

“是是,早点回来,春。”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