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木里

慢慢来就好。

飞翔

#ooc归我

#夜莺春,国王始

.01

这只被赋予了三月春暖意味的鸟儿,出身于皇宫的花园里。

绝大多数鸟儿生存的头等大事便是飞翔。

日子在奔忙嗟食的双亲的背影里散开,同他一窝的夜莺跨出了他坚实的第一步。小小的身体在长风和高空的强烈对比下瑟缩了一下,他毅然地跳下去。绿野中那一抹移动的色彩,是在迎接生命的升华仪式。

那只刚长出绒羽的黄绿色鸟儿羡艳地咂咂嘴,他再也没有见过他了,飞翔是鸟儿无声的告别。

渐渐的,只剩下他和窝里一堆乱七八糟的绒羽了。

鼓足勇气,这只翠色的夜莺将为自己迎来新生……

.02

“小家伙?在发呆呢?”

王样的男人放下手里的文书抬手逗弄笼里的鸟儿,毛色比一周前要亮丽许多?

“唧——”这是天生的一副好嗓音。

唔,真是个火爆的小家伙。搓了搓被啄咬到的食指,睦月始弯起了唇。

弥生本不应该是家养的鸟,鸟的家,永远是自然。

阴差阳错的,他却和国王大人结了伴。

这只夜莺对于第一次的挑战已经失败了,假如,假如没有人发现并救下他,他将失去的便不仅仅是天空,而是生命。

.03

翠绿的鸟儿得到了一个漂亮的新家,对于这只鸟来说,有没有笼子都是一样的,毕竟,弥生不能飞翔不是吗?

睦月始惊讶于弥生春的细腻,头几天里他并没有关上笼子,弥生春便不停地从笼里坠下,像是不再怕疼痛,不再有对生怀有渴望。

而从这只鸟的眼睛里,国王大人似乎窥见了几分悲壮,于是,他隐约明白了什么。

自此,被虚掩上的笼子就像是他们之间的心照不宣。

.04

全国上下都知道国王大人的新宠是一只夜莺,一时间,鸟儿成了上流社会的新风标。

而引领了这一潮流的翠色且冠有陪伴国王殊荣的鸟儿却毫不知情,弥生春开始练习飞翔了。

看着弥生从空中跌跌撞撞的扑腾着双翼,忽的就呈直线坠落,睦月始缩紧了瞳孔。

直到他跌落到一只大型的黑兔子上,翠色的鸟儿似乎一激灵扑腾起来。

国王大人放松下来,眼里擎着少见的柔色。

黑田和弥生之间维持着一种十分奇怪的关系,不过,现在黑田是弥生春的首席接送官了。

睦月始有些不知道是开心或是疑虑的小情绪。

一方面,弥生还有战胜困难的勇气,可喜可贺;另一方面,这意味着受伤,意味着离去。

尽然陷入了迟疑吗?

睦月始自嘲地笑了笑,身为国王,这种东西,他不能有也不应该有。

.05

不出意料的,弥生春还是离开了他,黑田表面上洋洋得意了好一会,但从他的饭量来看,他也是伤心的。

国王大人的笑容并没有减少,但他对着鸟笼走神的次数却越来越多。

再一次发现自己走神的国王无奈地摇了摇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啊。

.06

黑田全身炸起了毛往门坎边缩了缩,睦月始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

这个大家伙的眼神里应该都是满满当当的惊讶?或许还有几丝惊喜吧。

那只自由的鸟儿回来了,即使是带着受伤的双翼回来了的。

就像上次一样的凑巧,跌落在他的眼前。

“已经是被驯养了么?”捧着掌心里的夜莺,睦月始低下眼睑轻声说着。

“那么,我该对你负起责任对吗。”

“唧。”

“欢迎回来,春。”

“唧~”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