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木里

慢慢来就好。

长眠

#ooc归我

#血族始、春

.01

所以啊,该是离开长亲的时候了。

年轻的公爵沉沉地望了身旁一眼,扬起唇,缓缓地合上眼睑。太长太长太长的时间了,长到曾经拥有的情绪都沉淀,合进黑色的匣子里,埋没在无人询问之地。

所有的爱恋都是一念之间的事。

做为人的时候,还未曾感受。

作为血族的一份子时,却不敢感受。

兜兜转转,如同得到恩赐一般,让他得到,让他得以占有。

.02

初拥的大半年里,他忍受了太多他以往不认为能够忍受的事情,就是现在再问他,弥生仍然心有余悸。

似乎所有的难堪与羞怒都在那几个月里被引诱出来,在那位上位的血族眼底。

他的孺弱,他的不堪,他的不美好,他的一切。

于是他就怕了。

他看不见,在灼热的黑暗里,污垢渐渐覆满他的皮肤。不知多久,那个男人一点点将水渡给他,算不上暖意的水流从口淌入胃肠,似乎不那么难受了。

日和夜在那个时候已经没有区分了,令他感到舒适的时间仅在他失去知觉的时候。

他又何必要那虚有的时光呢,弥生总这么思考,然后在那个男人陪伴他的时候又一次得到动力。

他的长亲,睦月始,或许是个笨拙的人。在漫长的痛苦里,弥生春无奈地想着。

第一次吐在他身上,胃液混杂着流食刺目地侵占在亲王的衣摆。弥生躺在冰凉的床上觉得糟糕透了,而那个男人只是离开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依旧搂着他。

即使被他的气息环绕着,弥生依旧想拽住他的衣角获得安全感。

这一感觉,在他神志不清的时候后知后觉的成为了一个下意识的动作。几次三番无意义的简单动作后,上位的血族似乎才懂得了他的意图,主动握住他的手以示安慰。

冰凉的掌心相贴,弥生心里那条的紧绷着的线忽的断了。

弥生开始适应新的食物——血液,黑夜里,他在梦魇中辗转。

他梦见许多无厘头却痛苦不堪的事情,有时候是死亡,有时候是绝望……度过长夜,他在长亲的注视下清醒,得到简短有力的一句,“别怕。”

.03

“春,后悔了吗?”

“不,我感到很好。”

王样的男人低眸注视着眼前跪着的后裔,跪着的血裔将视线放置在他的鞋尖,他看起来是如此的安顺。褪去那脆弱不堪的血液后,唇色稍白,他更像造物者的一个精致的所有物。

男人抬手按住人的肩用拇指摩擦以示安抚,笑了声缓缓开口,“也没有机会后悔了。”

“……是,我得到了大多数人类一生追求而不得的东西……我将永远追随与您,不背叛,不欺骗,不怯步。此后永生背向光亮……”

莺发的青年还很虚弱,刚刚缓过神,较长的字句念得磕磕绊绊。

他的眸子里带着几分虔诚和坚定,这样的神色极大地愉悦了上位的血族。睦月始收回手掌,耐心的聆听后裔对自己的示忠。

“我……弥生春,抛弃原先安稳的一切,从此坠入地狱。我将不顾一切条例,对您献上忠诚。”

“我接受。”

莺发的青年抬起头,小心地执起长亲的手掌落下一吻,至此,忠于一人。

.04

“啪——”

“你,在走神?”

紫眸的男人将教条抽打在桌面上,他将资料书合上放到一旁,对于明显的心不在焉,讲的再多也做无用功。

“唔,抱歉。”

弥生歉意地朝长亲笑了笑,末了补上解释,“前天夜里……是,血猎?”

“……”

紫眸的男人低下眼睑算是默认,显然,这不是个什么愉悦的话题。
已经有了新生的后裔,却让猎人闯入,从任何方面想都极其的恶劣。

“让血猎混进来确实是失误,你放心,没有下次。等学好这些应该懂得的,就该带你出去走走了。”

他的长亲在自责,弥生扬起唇。

“就快了,我也能够帮助你保护你呢~”

莺发的后裔迎上长亲的眼认真地讲述着,他不会永远在他的羽翼之后瑟缩不前。

停顿半刻,睦月始终是抬起头揉了揉他的后裔软软的发,“好。”

.05

“春,回去了。”

“唉?”

这是一场持续了六年还未止步的游历,他们走过森林,渡过海岸,跨越山脉。

弥生学得很快,他已经能很好的隐藏自己,独自进行捕猎了。睦月始透过雾气看着他的后裔,是的,一切都是证明,他很优秀。

“饿了么?”

紫眸的男人眯着眼没等人回答,从手背上划下一刀,深色的血液从伤口溢出还没两滴伤口便愈合了。男人瞧着青年,手下却毫不犹豫的划下另一刀。他的后裔有个坏习惯,挑食。

莺发的青年低着眸,跪下俯身吮吸着他的手背,安静、顺从。

脚边的兔子嗅了嗅铁腥味,一个跳跃跳上男人的怀抱里。

“……”睦月始苦笑着收手将兔子推给莺眸的青年。

“黑田!你又重了!”

“春,接下来去更北方。”

“是~”

.06

他们一起渡过的时间已经比单独一人渡过的时间多得多了。

如今的时代早就不适合血族的生活了,他们,就该沉睡了。

弥生春静静地看着棺里安静的男人,他看过他很多次沉睡,独这一次意味不同的,他也看到了。该说的都说尽了,他请求他的王先睡去,弥生知道他的王向来不拒绝他。

“这么长的时间,我太贪婪了。我不敢说,但你都知道。说起来,我还没有对你说谢谢,不过,这些是不需要的对吗。”

“我遵守诺言,将永远追随与您,不背叛,不欺骗,不怯步。此后永生背向光亮,抛弃原先安稳的一切,从此坠入地狱。我将不顾一切条例,对您献上我的忠诚。”

“我的王。”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