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木里

慢慢来就好。

#ooc归我

#前歌手后蛋糕师叶修,小热度网络博主周泽楷

周泽楷皱起眉,他很少有过这么明显的情绪,更别谈体现在脸上。
一个星期前,一些关于当红歌手叶修声线受损,即将退出歌坛的蜚言蜚语就没有停过。
周泽楷是没少听这些传言,但他没信。
他跑过叶修的现场演唱会,拥有着这样一副天使眷顾过的嗓音,甚至能把歌曲的感情发挥的淋漓尽致的人,怎么会就轻易离开他的舞台。
事实却令他措手不及,叶修他真的就这么离开了,连他自己的新闻发布会都没有到场。
官方的解释和之前的蜚言蜚语一致,有什么不同的,就是多了些名家的评论感叹。都是些陈词滥调了,今天一颗星辰陨落,明天就会有另一颗弥补。因为这些传言有一阵子了,当粉丝真正听到确凿的消息时,反而悉数平静了下来。
看着手机屏幕上报导里为了引人注目而夸大事实,更甚者歪曲事实的粗体标题。周泽楷眨了下眼,看不下去了,反手将没熄屏的屏幕叩在桌上。
他今天的博客也没有登录,但他决定任性一回。

“叩叩……”

周泽楷突然想起房东阿姨这几天念叨的,听这敲门声,想必是合租的人过来了。他穿上毛绒拖鞋开了门。

“早啊。”

“彭——”

开了门见到人却猛地就把门关上是很不礼貌的,周泽楷现下却没来得及顾上这些。他定定的对门站了会,外面那个,是……是叶修?

“呵呵。”

门外的人笑声穿到屋里不真切,周泽楷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耳尖烧红了。
重新打开门,那个人没离开,提着个简单的包站在门口。周泽楷抿了抿唇没开声。

“怎么?不欢迎?”叶修是有些纳闷的,不会这么巧,租个房,同租的就是个黑粉。当然,这是个看脸的社会,叶修觉得,就算是个黑粉也是可爱的黑。

“……没。”

第二天的小周在博客上,少有的发了句话:开心。

和安静的人同居是件很愉快的一事,这点对叶修来说是真理。
他现在不像从前有一堆事情,离了舞台,他也是照样过,要是有人认出了,装着什么都不知道,那个人一般就会认为是认错了,只是长得像罢了。
他看的出来,那个和他同居的青年认出他了,还认了死理。除去第一天的意外,在那个青年漂亮的眼睛里,叶修推翻了之前的猜测,并且十分殊荣的发现这还是他的粉丝来着。
值得玩味的是,这还是个非常容易害羞的青年。

“是小周啊,要出门?”
“嗯,前辈。”
这是他们之间常会出现的句式,周泽楷是个不多话的人,或许是害羞。但一段时间相处下来,叶修发现,这还是个表达方式直白的狼崽子。
他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刻在他眼里了,一开始的时候,叶修还会自大一下,这么说,有个这样的粉丝确实是值得自豪下的。久了,纵是他脸皮再厚都不好意思了,小周话不多,但他的眼神会说话,是真的很热烈。
一天夜里,叶修朝在收拾衣服的周泽楷开着玩笑,“小周,你是真的很喜欢我啊。”
这狼崽子停了动作,直直地盯着他看。
“嗯。”
叶修无语,“……”

周泽楷是有很多问题想问叶修的,特别是他为什么离开了舞台。
很多次,他就要开口问了,却还是打住了。
叶修现在的职业是蛋糕师,周末在家闲着没事也会哼几首以前的小调,这个时候如果周泽楷在家,就会停下手头的事情,安安静静的听他唱。
也正是因为叶修还会唱,周泽楷心头的不安就放下了。很多事情,不必要问的。私心里,叶修就这么单独唱给他听也好。

周泽楷的生日到了,叶修推了当天的工作想带他出去玩,其实也就是吃一顿。
周泽楷沉默了会,小声地说“不出去,前辈做。”
日子长了,叶修倒是能半理解半猜出周泽楷的意思了,这么一听,乐了。
“不嫌我做得难吃就成。”
“都好吃。”

夜里,叶修说是庆生开了瓶酒。周泽楷是想要制止他的,在叶修还是歌手的时候,叶修是从来都不喝酒的。看着叶修笑着喝下一口,周泽楷的心开始发疼。

这点疼痛却是短暂的,下一秒,叶修就倒了下去。

那种曾发生在叶修身上的无语,现在移驾到他身上了,周泽楷看着桌上那个也就比他大了几岁的男人,扬了下唇。

叶修很轻,周泽楷站在床边瞧着这一杯倒的人这么想着。
就从这么高高的角度看着叶修,周泽楷突然有点不适应,他蹲下来平视着叶修的脸,越看越喜欢。
看够了,他伸手帮人捻紧被子,手指却被拽住了。
“……嗯……”
“前辈?”
“小周?”
喝醉的人嗓音软软的,周泽楷任人拽着不动,叶修又消音了。这是喝醉了还没睡熟糊涂了?
周泽楷放低了声,试探着喊声,“前辈?”
“……嗯……”
“几?”
他摆了一只手指扬了扬。
“三。”
叶修回答的干脆利落,好像答案就是这样似的。
果然是醉糊涂了。
周泽楷的眼角弯弯的。
“前辈……还唱吗?”
“唱。”

评论(2)

热度(37)